伍兹为何要在里维埃拉赢第83胜?这里对他太特殊

2020年2月27日


伍兹在捷恩斯邀请赛赛前发布会

  北京时间2月12日,伍兹要成就美巡赛最多胜纪录,没有比里维埃拉更好的地点了。

  因为这是他16岁那年以业余身份首次参与美巡赛的地方?

  不是。

  因为他现在是捷恩斯邀请赛的东道主,给了赛事更高等级——阵容更小,奖金更高——享受着杰克-尼克劳斯的纪念高球赛与阿诺-帕尔默邀请赛同等的地位?

  也不尽然。

  因为这是伍兹打过最多次——转职业之后10次——却从来没有取得过胜利,该到他取胜的时候了?

  并不是。

  里维埃拉之所以是一个理想的所在,是因为他日程中的下一场比赛。伍兹越快赢得第83场胜利,打破与桑姆-史立德(Sam Snead)共享的纪录,人们也就越快放下猜测,不再议论这一势必到来的时刻。

  星期二出现的问题——怎么可能不出现呢?——问的是伍兹如果在里维埃拉创造纪录有多么特别?伍兹插嘴进来,笑着说:“是的,这个问题已经问过了。”

  这个问题三个星期之前在多利松,他开始新年的时候问到过。而当时提问也同样有意义。多利松是虎爸带着伍兹亲临现场看的第一场美巡赛。那座球场他赢过8次,包括2008年美国公开赛,当时他带着双重应力性骨折以及拉断的膝盖韧带参赛。

  话又说回来,伍兹在高尔夫中留下了那么大的足迹。他在任何一个地方取胜,都具有某种历史性意义。

  比如湾丘,他在那里也赢过8次。又或者美国大师赛,在那里,他还可能创造纪录,追平尼克劳斯的第六件绿茄克。今年的美国公开赛在翼脚举行。那是父亲去世之后,伍兹打第一场大满贯的地方,也是他转职业之后第一次在大满贯中淘汰的地方。

  这里有一份长长的名单。

  伍兹还没有决定今年到哪些地方比赛,以及会打多少场。事实上,下一个星期的墨西哥锦标赛也不确定。可是他有很大机会在任何一个地方取胜,除了洛杉矶。

  说来也奇怪,让生涯纪录感觉如此势在必得,是一场他从未参加过的比赛。

  2018赛季结束的时候赢得巡回锦标赛(第三次)是他从四次腰部手术归来的第一步。在美国大师赛上取胜(第五次)让回归完整了。那是接近11年冠军荒之后,他的第一场大满贯胜利。

  然而从第五次膝盖手术归来之后——这一次是属于维修型——他到日本参加了ZOZO锦标赛参赛。他在那里显示出对挥杆、对整体球技的舒适,让人觉得那之后他会取得更多胜利。

  那么现在呢?

  “我多年以来已经打了好些比赛。对我而言,不赢一场在我家乡举办的,对我意义如此大的赛事……我在圣地亚哥打得很好,我在舍伍德打得很好,只是在这里打得不好,”伍兹说,“因此希望,这个星期我能搞掂。那样星期天我们将有一场很棒的对话。”

  里维埃拉是最接近伍兹家乡奥兰治县塞浦斯(Cypress)的一站美巡赛,大约40英里远。然而由于交通的关系,塞浦斯到这里的时间,与到90英里之外多利松的时间近似。

  伍兹在家乡加利福尼亚州一直打得很好:多利松8胜,拉卡斯塔3胜,圆石滩2胜,哈代公园1胜(不包括2009年总统杯,当时他取得5战5胜)。

  里维埃拉却对他不是那么友好。

  伍兹2006年勉强晋级之后,因病退出比赛。那之后他有12年没有参赛,只是因为一个新的冠名赞助商出现才回来。那个时候,他的TGR企业(TGR Ventures)成为了赛事的运作方。

  不是所有记忆都很坏。1999年,他在埃尔斯之后获得亚军。他在13号洞吞下柏忌,那让他损失惨重。而最后一个洞的柏忌结束了伍兹的希望。他同时谈到有一次没有带球杆来到赛场上的经历。

  年轻的伍兹当时在绳圈后边看11号洞发球台。这时他听说汤姆-沃森走到了第八洞,也就是在他的正后方。他及时走到那个地方,而汤姆-沃森瞄准左后方的旗杆位置偏到了左边。

  “我基本上是唯一在那里的人。布鲁斯-爱德华兹(Bruce Edwards)背着球包。我站在那里看球,”伍兹说,“他走过来说:‘孩子,让开’,然后将我推开。我后来来到巡回赛上,对他讲了这个故事,而他说:‘好吧,那个时候你挡着道了。’

  “因此这就是我在里维埃拉的经历,而现在这里成为了我的赛事……希望星期天我们可以在这里再谈论多一点。”

  即便不是这个星期天,那么也很快了。

  (小风)